发布于 2022-09-30  464 次阅读


作者:子任

 自2020年以来,经济的下滑,官僚的贪污腐败,资本家更为深重的压迫使得无产阶级开始丢掉幻想,甚至体制外的一些资产阶级也开始怀疑政府的能力。阶级矛盾越来越明显,可以说,离“浮在水面上”的日子不远了。这正是我们坚持马列毛思想,打倒封资修的最好时机。我们既然要打倒封资修,那么就必须揪出我们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并加以改正。保守派的理论,已经过三次大的修正,从起始的邓小平理论,到胡温时期的科学发展观,再到如今的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可以说,中国走资派的理论已经非常成熟。然而,同志们,到今天,我们还没有发展出一个成熟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与时俱进的发展的理论,如果同志们仍是一味抱着马列毛主义理论,而不去吸收发展出成熟的适应现代革命的理论,那可以说,中国左派的未来是无希望的。同志们总说,中国修正主义官僚脱离群众。但是一大部分同志作为高中生和大学生,在生产上是脱产的。生产上脱产,最终在理论上也会脱离实际,不知所云。还有一些同志,不到最基层的地方去调查,去采访,而是整天呆在房间里苦读理论.同志们,脱离群众的理论还能发挥其作用吗?显然是不能的。理论必然是要联系群众才能发挥其作用的。只读书,不开眼看,甚至不敢开眼去看,去问,这是机会主义的表现。同志们一直说,要联合,要斗争。但是实际呢?目前看来,联合只是空谈,“斗争”才是实际。同志们总是互相在讨论中给别的同志扣上保,资,修的帽子,这样并不利于真正的讨论,只会阻碍革命的发展。对于对左的运动感兴趣,甚至想要加入的人,同志们不但不加以引导吸纳,反而采取打压,歧视的态度,大搞“圈子主义”“山头主义”,甚至在我们中间,还有所谓列派与列派的圈子,托派与托派的圈子这种不利于联合的小团体,这种划分“领土”,不积极与其他同志联合的行为,正如列宁同志所引用的德国左派的一句话“.....凡是同其他政党妥协......凡是实行机动和通融的政策,都应当十分坚决的拒绝。”一样,是“危害无产阶级及其事业的机会主义。”有问题,就要提出,提出了,就要解决。不像中国修正主义官僚一样,不敢提出问题,就算提出了,不去解决问题,而是去解决提出者,是我们与修正主义者的根本区别,我们是乐于批评和自我批评,乐于接受意见和改正的。所以,对于上述这些问题的解决,我想提出几点意见。同志们要发展成熟的理论,就一定要联合起来。世界上的伟大的工作,没有几个不是靠人民联合的力量。万里的长城,大庆的油田,三峡的大坝,没有一个是搞小圈子能完成的。所以我们一定不能搞“圈子主义”,不乱扣帽子,积极引导吸纳可以被吸纳的,扩大我们的群众基础。让我们左派的团体像钢铁一样坚不可摧,甚至建立一个真正代表广大无产阶级和农民阶级的利益的先锋队。这样,在同志们的联合下,我们可以更好的进行社会批判和实践运动,发展理论也就变为一件易事了。至于脱离群众的问题,大学的同志们可以去做兼职,投入劳动生产的一线,了解目前人民的情况,以便更好地实践理论;高中的同志们并不急于投身劳动一线,但也不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通过做志愿,在空余时间外出调查,到乡村去,到贫民窟去,使自己了解到中国修正主义者用新闻报道给社会披上的光鲜外衣下的真实情况,从而坚定信念,对理论有更深刻的认识,为实践作更好的准备。我相信,只要同志们这样,中国的修正主义者将在我们的燎原之火下落荒而逃。在文章的最后,衷心祝愿中国共产主义运动有新的发展,祝早日胜利!战无不胜的马列毛思想万岁!人民万岁! 


泛左联盟,意为泛左翼团结的战线同盟,在当今晚期资本主义环境下,左翼势力在国际话语上式微,因此我们更需要在当今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盟友,壮大实力,创出新天地。